都市异能 混沌劍神討論-第三千二百四十四章 南破天看書

混沌劍神
小說推薦混沌劍神混沌剑神
剑尘的双拳不停的挥舞,他身体周围的空间不时的变换,在空间法则的辅助下,使得他的攻击频率快得不可思议,已经完全形成了一片密不透风的拳影,层层叠叠,挤满了虚空。
所有扑来的鬼奴都无法接近剑尘的身躯,全部被他的拳头给打的土崩瓦解,更有一些直接凭空消散,宛若气化了一般。
在剑尘体内,混沌内丹在疯狂转动,一道道混沌之力吞吐而出,为他提供了源源不绝,连绵不尽的后继之力。
他呼吸平稳有节奏,气若龙象,身上有磅礴的气血之力在奔腾,生生不息,非但没有丝毫力竭迹象,反而越战越猛。
他修炼混沌之力,消耗无比缓慢,最不怕的就是持久战。
持久战才是他最大的优势,纵然是面对一些实力比他强的对手,只要无法形成碾压之势,都会硬生生被他耗死。
那神秘殿主所布置的万鬼噬心阵中,鬼奴的数量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减少,剑尘正以一种堪称恐怖的速度飞速斩杀这些鬼奴。
仅仅两个时辰的时间,就有超过五万只鬼奴被打的灰飞烟灭。
那躲藏在暗中的神秘殿主,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了,使得在这座大殿内,唯有剑尘挥动双拳时所产生的惊天爆炸声在连绵回荡。
仅仅四个时辰,万鬼噬心阵中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鬼奴,便是被剑尘尽数斩杀。
不过他并未停手,只见在他身上有冲天剑芒闪现,剑道秩序飞舞之下,有一道巨大的剑气在他头顶悄然凝聚而成,散发出炽目的光芒。
而剑尘的双目,也是随着此剑气的出现而变得无比闪耀了起来,似有无穷剑影蕴藏于双眼。
旋即,他慢慢的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前方虚空轻轻的划了一个斩的手势。
あすとら短篇集
顿时,凝聚在他头顶的滔天剑芒化作一道巨大的匹练,狠狠的斩在万鬼噬心阵上。
没有十万鬼奴的加持,万鬼噬心阵也变得脆弱了许多,在剑尘的剑气攻击之下,终于在一声轰鸣巨响中炸裂开来,剑气余势不减分毫,带着残余之力斩在后方的神殿上,在这座中品神殿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你的万鬼噬心阵已破,我看你还如何对我进行夺舍。”剑尘一声大喝,遍布在他身上的剑光越来越强烈,好似有无穷无尽的剑气正加持而来,滔天剑芒已经完全淹没了他的身影,使得他看上去,当真是宛如一轮巨大的烈日。
随着话音,他的身躯一飞冲天,卷起漫天剑气,以自己的身躯化作一柄长剑,直接撞碎了神殿的顶层建筑,刹那间来到了这座神殿的最高处。
这座中品神殿,总共有九层,然而此刻,在剑尘身后,则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几乎贯穿了整个神殿。
这只是一座神级五品的神殿,在中品神殿中算不得顶尖,在加上神殿力量缺失,防御力锐减,因此根本阻拦不了剑尘。
剑尘站在神殿之巅,目光中有剑芒在酝酿,无比凌厉的盯着前方的一块墙壁。
“本殿主小看了你,不,因该是小看了混沌之体,罢了,你走吧……”那神秘殿主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这一次却是清晰了许多,已经能准确的辨别这声音正是从墙壁后面传递出来。
剑尘手一挥,剑气如瀑,“轰”的一声打在那面墙壁上,将神殿的墙壁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他沐浴在一层璀璨的剑光中,被万千剑气所环绕,大步走了进去。
在这面墙壁后面,是一个不小的空间,只见一名中年男子正盘坐在虚空中。
在他下方,是一个直径一丈的小池,里面有氤氲之光升腾,种种力量正从小池中不断的溢散而出,被中年男子给吸收。
中年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目光平静的盯着剑尘,叹息道:“你破了本殿主的万鬼噬心阵,实力得到本殿主认可,本殿主已经准备饶恕你一次,可你为何要选择一条死路呢。”
“可笑,破了你的阵,你就绕我一次,若破不了,你就对我进行夺舍,最终我会落得形神俱灭的下场。什么时候我的生死,已经沦落至需要你去施舍的境地了。”剑尘冷哼道。
“小辈,那你想如何?”中年男子目光冷漠的盯着剑尘,神态傲然,有一股居高临下之气势,并不把剑尘放在眼中。
然而他的语气,却是有些软了几分,没有之前的那么强硬。
“我的几位前辈,险些就死在你手中,你说我待如何?自然是以牙还牙。”剑尘冷然道。
“本殿主乃太始境强者,你区区混元境就敢对本殿主如此不敬,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中年男子的目光逐渐冷漠,有冷冽的杀意在眼中闪现,寒声道:“杀你,对本殿主来说易如反掌,只是本殿主刚刚重塑肉身,不想大动干戈罢了。”
“小辈,本殿主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乖乖磕头认错,本殿主可饶你一命。”一股庞大的气势自中年男子身上散发而出,铺天盖地的朝着剑尘笼罩而来。
这的确是太始境层次的威压,这名中年男子,是一名太始境一重天强者。
只是剑尘也今非昔比,如今他立于混元境领域中,虽然不如太始境,但差距也不像从前那么巨大,因此在面对这股太始境威压,他尽显从容自若。
况且,这名中年男子虽为太始境,但状况也不是很好,显然才重塑肉身没多久,远远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
“在你身上,我竟然感受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息,你究竟是谁?”剑尘皱了皱眉头,浑然没有将太始境威压当回事。
面对一名半残状态的太始境一重天,显然还不足以让他忌惮。
中年男子神色一怔,他半眯着眼睛,不由得仔细的打量了番剑尘,道:“本殿主南破天,莫非你认识本殿主?可在本殿主的记忆中,却是从来没有你这号人物。”
“南破天?”剑尘眼中顿时闪过一束精芒,以锋锐的目光直视中年男子,缓声道:“我知道一个叫南破天的人,他是冰极州月神殿的人。”
“浩瀚圣界中,与本殿主同名同姓者不知何几,可若说是在冰极州月神殿,那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本殿主了。”中年男子目光深深的看着剑尘,光芒闪烁不定,道:“不过你又是谁?来自哪个势力?”
“你因该并不知道我,不过我有一个朋友,你因该非常熟悉,她就是皓月仙子。”剑尘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你是皓月的朋友?”中年男子目光一凝。
“我不仅是皓月仙子的朋友,而且更是与月神殿渊源不浅,月神殿的太上长老之一云无锋,如今也成为了我心中可敬可佩的一位前辈。云无锋前辈,现在已经是我所在家族的座上宾。”剑尘继续说道。
一听到云无锋,中年男子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的目光变得凌厉了起来,喝到:“你救走了云无锋?现在的月神殿怎么样了?”
“月神殿的第一太上长老月无光,已经被我和云无锋前辈联手斩杀,至于余下的几位太上长老,也尽数死于我手。”剑尘说道。
中年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变得无比凌厉,杀意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