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宇宙無敵水哥-第七百八十章:花臂男人分享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我不是本地人,我是偷渡来的大陆这边,以前在那边杀了人犯了事情混不下去了才选择跑路,听说改革开放后这边满地都是金子,就决定来闯一闯。但我来之后又立马有人跟我说,金子只有有脑袋的人才捡得到,你这种没文化的黑户来只能当臭要饭的…”
花臂男人抽了抽嘴角笑说,“老子跟他说老子来这边从来都不是来捡金子的,而是谁手里有金子老子就抢谁的,捡哪儿有抢来的快,混白的哪儿有吃黑的来的爽利?”
“最开始当一年马仔,在14K手底下混着,当打手,14K的老大看我块头大又是黑户,很适合处理一些脏活儿,被抓了只要口风紧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我就暂时这么混着,一年的时间我帮他处理了不下二三十件事情,有大有小,小到看场子,大到直接做掉对面帮派的老大。”花臂男人眯眼,“很多人都觉得黑道干架很牛逼,其实也就那个样子,所谓的暗杀,不过就是拿根管子在饭点厕所蹲位里守着,对面老大来拉屎,一脱裤子你就直接过去朝着他脑门招呼,他跑也跑不掉只能被你活生生打爆脑壳…这种破事儿我做了没有十几次也有七八次了。”
“你手上的人命很多。”警察说道。
“比你见过的命案还多。”花臂男人冷笑,“知道为什么我能混得开吗?就是因为我下手狠,而且从来不失手,我一个人进对面帮派,做掉对面的老大,然后能顶住几十把砍刀杀出来,那段时间没人不听到我的名字就打怵的,我盯上某个家伙,要么他连夜卷铺盖跑路,要么当晚上被我砍死,叫再多人守住他都没用。”
“你不怕枪?”
“那些瘪三能搞到什么好货色?有几只鸟枪就算不错的了,打老子身上就跟挠痒痒一样。”花臂男人冷笑,“看见枪打不死我就以为我穿了避弹衣,就朝我脑门子打,就连脑门都打不穿,最后就跟见了鬼一样被我硬生生打死——知道杀星是怎么写的吗?只要你拳头够大,在黑这条道上你永远都不怕出不了头。”
“8·21金镶街暴动你听过没有?”花臂男人看向警察,“一条街上五个帮派对砍,我就是最后赢的那一家,我也是第一个带着小弟拿刀站在街头的老大,一晚上剁了三十多个人把那片街区给盘下来了。”
总裁老公求放过 小年糕
“八十七伤,二十三死,震惊全国的大案,也就是那一次斗殴之后全国严打又开始了。”警察说,“你也在那次事件中?”
“老子起的头,为的是争地盘,我跟其他几个片区的老大说了,别搞那些虚了吧唧的谈判什么,又不是拍港片,哪儿来的那么多噱头,人带齐,找条街晚上开片,最后剩下谁这片街区就是谁的,简单直接。”花臂男人说。
“那晚上我们死了很多弟兄,包括我的同窗。”警察沉声说道,眼神有些吓人,“一切原因就只是因为你们这些人渣为了分地盘。”
“死了就死了,谁叫你们这条子有事没事喜欢乱管闲事?”花臂男人冷漠地说道。
“这一轮我会投你。”警察吸了口气,报以同样冷漠回道。
“随意,傻逼。”花臂男人嘶笑。
“不过你就这么自信自己一直能赢?在街头那种混乱的情况下。”学生打量了一下花臂男人那夸张的体格。
“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能把这铁丝给绷断了,老子自己屁事情没有?这还不能证明我是你们说的那什么混血种吗?”花臂男人扬了扬自己椅子扶手上的两只手腕,那坚韧的铁丝猛地陷入了他的表皮内但却没有切开皮肤见血,这种手段他已经表现过一次了,没有挣脱铁丝恐怕只是担忧墙体里的炸药。
“这只能证明你天生皮糙肉厚,在进行过劳、过用后人体的肢体会自然发生变化,指关节变短变粗,肌肉硬化,皮肤表面积累老茧等等,所谓的铁砂掌硬气功也大部分是这种原理。”学生说。
“你这种说辞我已经听腻歪了。”花臂男人满脸不屑,“刀子砍我身上只留下点白印,我说我天生神力,百邪不侵,我那些小弟也只当我练过气功和什么秘传功夫什么的,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你在即将受伤的时候身上有什么异状吗?”楚子航蓦然问道。
“异状?”花臂男人诧异地看了楚子航一眼,又扫了几眼其他人顿了一下后说,“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但真正致命关键的时候,比如有人朝老子放阴枪的时候我会浑身冒冷汗,中邪一样念一些叽里咕噜咒语一样的东西,然后身上跟犯了病似的变成黄色,子弹就打不穿我的皮肤了。”
“那不是咒语,而是龙文,完整的颂唱后就会释放出‘言灵’,也就是让你刀枪不入的能力。”女医生淡淡地说道,“看来你那算命的还是有点半壶水的道行,知道一些内幕,还劝你少用言灵作恶。”
“言灵?这就是我超能力的名字么?”花臂男人抖眉。
“‘言灵·金刚座’。”楚子航说,“具体表现是激活言灵时皮肤会呈现显眼的金色,与皮肤一起加固的还有肌肉和骨骼,通体硬度大致在金刚石左右,属于防御性言灵。”
“也就是说他二十四小时都刀枪不入?”学生有些意外。
“并不是。”楚子航看了一眼学生解释,“他能在被放冷枪的时候主动释放言灵,多半是天生的超强观察能力让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危险的痕迹,从而潜意识释放言灵保护了自己…但如果是来源于他完全无法察觉的危险,那还是会要了他的命的。”
“原来如此。”学生说。
“所以你被抓来这里就是受到了无法察觉的袭击?”女医生笑呵呵地说,“是会所里的女孩太年轻迷人了吗?”
花臂男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最后只能冷哼说,“老子就不该喝那杯送的茶水的…”
“‘言灵·金刚座’只能强化肌肉皮肤以及骨骼,却不能支持内脏以及消化能力的增强,所以你第一时间不敢挣脱铁丝,畏惧炸药的爆炸的冲击波可能会震碎你的内脏让你死于内出血和脏器衰竭。”楚子航微微颔首,“同时你也无法对毒性免疫,这是你为数不多的弱点之一。”
“看来你还真有两把刷子…金刚座,好霸道的名字,但听起来怎么一股禅宗和尚的味道?”花臂男人活动了一下下颚扫向楚子航,“有段时间我还以为我这是天生的金刚不坏呢,考虑着要不要上少林寺让那些和尚给我完整的武功秘籍什么的。”
“少林寺中也有混血种的存在,你这样造杀孽的人上山恐怕得被关一辈子的后山禁闭。”女医生看着花臂男人饶有趣味地说道,“就算是我知道的那群组织的人都很少愿意跟那些隐世的混血种势力接触。”
“如果大家都有‘言灵’那挨着挨着表演一次,不就可以确定谁是普通人了吗?”警察忽然说道。
“绑架我们的人并不蠢,不可能留这种漏洞给我们的,规则解说时提到的‘君子协约’恐怕就是隐晦的警告言灵禁止的规则吧?”学生说,“毕竟他算是完全了解我们混血种的存在。”
最美就是遇到你 小說
“很多人都知道混血种的秘密么?”警察问。
“并不多,但中国民间还是有不少有真本事的人到处挖掘有关这些的事情,大多都是赤脚医生或者算命骗子…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电影故事里那些江湖人都跟神神秘秘的事情挂钩?”女医生看向他说。
“你别说我还真找算命先生看过,算命先生说我这是‘金龙护体本相’说我上辈子积了德,这辈子有龙庇佑,他让我把我犯病时叽里咕噜念的那些话记下来,那是呼唤金龙庇佑的咒语。他还劝诫我一定切记别用这种咒语作孽,不然会惹金龙不喜。”花臂男人说,
“这些话我就当他是在放屁了,要是我作孽会惹什么金龙不喜,那我好多次被手下的人刺冷刀子放阴枪都该直接死了,我一个星期起码七八次被各种各样的人阴,而且大多都是手下的人玩背刺,到今天都没死说明我命不该绝。”
“看起来做老大的你很不讨人喜啊。”学生说。
“值得吗?身边一个可信任的人都没有,即使搏到了荣华富贵有能怎么样?”警察看向花臂男人问。
“荣华富贵?我跨洋偷渡来这边你真以为是为了求这些虚了吧唧的东西?”花臂男人冷笑,“我只是想证明给所有人看,老子只要愿意干,一定能做到最好罢了…即使所有人都不看好我!”
“那你现在地位搏到了,也证明了自己,14K里下一任领头人没有意外就是你了…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城市,做到了最大最强的黑帮老大,你现在满足了吗?”警察又问。
“……”花臂男人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看了一眼警察眼里全是漠然。
“都荣华富贵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学生看了花臂男人一眼淡淡地说。
“因人而异吧。”女医生盯着花臂男人好一会儿然后低笑了一声问,“我听说每个人血统觉醒都有个契机,通常这些契机都是改变整个人生的大事,你的契机是什么?”
“我怎么觉醒血统的,关你屁事。”花臂男人忽然语气冷了下来,看向女医生的表情不善了起来。
“是关我屁事还是你临时编不出来了?你说你混黑道是为了证明自己,难道是有什么悲惨的过去需要洗刷吗?”女医生微笑着问。
“老子说了关你屁事。”花臂男人烦躁地低吼道。
“真不愿意说?这可有关投票的结果哦。”女医生继续追问。
“有种你们就投死我啊,老子被枪口堵脑门开枪都没死,还怕枪击?有种你们让绑架我们的人把炸药给点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花臂男人毫不畏缩地死瞪着女医生。
“死就死咯。”女医生同样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还笑过去。
“看起来大家生活都挺不如意的啊。”警察轻声说道。
“你也不生活如意?要不我数个一二三都把铁丝给挣断了,一起死在爆炸里?”花臂男人看向警察冷冷地说着,末了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瞥了一眼学生,“就只可惜一个国家栋梁得陪我们这些人渣一起埋了哟。”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学生深吸口气沉声说,“还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们还有两个人没有发言。”
“一分钟时间也不怎么够了啊。”女医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剩下的警察和帅小哥你们剪刀石头布选一个人出来随便唠一分钟然后投票吧。”
“我无所谓。”楚子航说,“我是后置位,按照顺序该警察先发言,而且双手无法动弹的情况下不好猜拳。”
“是因为生活不如意所以放弃发言,还是手脚被捆着不好猜拳才放弃发言呢?”女医生笑着问。
“后者吧。”楚子航说。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学生的声音有些带着怒意了,像是不理解为什么本该是生死存亡之际,一个二个都开始进行一个烂的摆了,真当是在打游戏吗?不顺意上了一点情绪就可以直接‘/FF’(游戏中的投降指令)了?
“急什么,国家栋梁,担心家里的奖杯没人擦,还是过段时间学校的篮球赛没人当主力?人家14K的老大都没有着急他的会所和嫩模你急什么?”女医生调侃道。
警察漠然地盯着花臂男人,大概心中早有决定。
“还有三十秒。”楚子航说道,从十分钟计时开始他就一直在默算着时间,没有钟表的情况下他就是人肉计时器。
“三十秒怕是不够说什么了,干脆直接投票吧,我们废话浪费太多时间了。”女医生打了个哈欠,“反正我是没看出什么有用信息,医生想保谁就保谁吧,杀手想杀谁就杀谁吧,挺没意思的。”
“是挺没意思的。”楚子航忽然应和着说道,女医生看向他然后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三十秒转瞬即逝,铁盒子发出机械的声音,“请开始投票。在倒数十秒钟后手指指向你认为是杀手的号码..10…9…8…”
田園 生活
10秒钟的倒数,这一次却没有像是上一次那样紧张了,在大家摊开混血种身份后似乎每个人都变得漠然了,对任何事情的漠然,包括自己的性命…好像混血种这三个字就像是诅咒,当伤口彻底暴露后只有彻底的麻木。
10秒倒计时结束,投票也结束了。
警察、女医生归票花臂男人(4号)
学生归票楚子航(6号)
楚子航归票学生(1号)
花臂男人归票警察(5号)
1:1:1:2
花臂男人出局。
“你投我?”有人意外地说道。说话的这个人不是花臂男人,而是学生,他看向身旁食指指着自己的楚子航表情有些不解。
“你不也投我出局么?”楚子航淡淡地问道。
“我投你是因为你没有发言,我在你和警察着两个信息最少的人中随机选择了一个。”学生盯着楚子航说,“那你的投票意图是什么?以及这位医生的?”说罢他又看向女医生,“在发言可靠的情况下按照逻辑不应该出更加有嫌疑的人吗?你为什么要投票发言没有问题的人?(花臂男人)”
“因为我想看看他到底像不像他吹嘘的一样金刚不坏。”女医生笑着说,“听说出局的途径是枪击,如果这位言灵是金刚座的猛男早有准备,杀手还能一枪打爆他的头吗?”
“你…”学生看着女医生实在吃不准她是杀手反串还是本性如此。
“…总之,对不起了,罪犯先生。”学生深吸口气把视线从楚子航身上挪开,看向面无表情的花臂男人说道。
“投票结束。”铁盒子说,“4号出局,现在进入黑夜时间。”
白炽灯呲啦一声熄灭了,死寂数秒后黑暗中响起了熟悉的《Non, Je Ne Regrette Rien》,花臂男人猖獗的笑声也随即响起,“他妈了个八字,枪决老子?来试一下啊,成百上千的人都没做到的事情,甚至老子自己都没做到,你能做到?来试一下啊!操!”
音乐声越来越大,逐渐盖住了花臂男人的声音,然后,枪声响起。

有一天,一个侏儒症患者走进了酒吧,大家都嬉笑地嘲讽他的身高,他费力地爬上吧台跟老板说:来一杯黑啤。
老板倒给了他一杯黑啤。
他伸手过去拿,身旁的人抢先端起了他的杯子,把里面的啤酒一饮而尽,打了个啤酒嗝满脸通红地对他说:你这么小,还是喝牛奶合适一点吧?
美顏陷阱
他一言不发,费力地爬下了吧台,在嬉笑声中走出了酒吧。
一年后,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壮汉走进了酒吧,还是同一批的酒客,大家都震惊地感慨他的身高,他走到吧台前坐下跟老板说:来一杯黑啤,然后攥紧了口袋里的指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