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從木葉開始逃亡討論-第三章 選擇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有一阵子没和木叶打交道,却没想到这位火影大人的态度,如今竟然变得这么硬气了。”
看着从木叶发送至鬼之国的来信,白石接到手,扫过上面的字迹后,脸上浮现了少许的惊讶之色。
“毕竟经过了三年至关重要的发展期,还得到火之国大名的鼎力支持,军事力量指数开始快速上涨,面对无所谓的威胁,自然不会再当一回事了。那么,联合中忍考试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呢?”
来到白石所在的办公室,刚好听到白石提起木叶,绫音便想也不想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三年来,鬼之国在养精蓄锐,木叶那边也同样没有闲着,相继一切办法发展图强。
雨之国战争,虽然打击了木叶和火之国的士气,但两者的底蕴还在,只要火之国大名能够让木叶放开手脚,不在经费上给木叶制造困难,那木叶培训忍者的效率自然会比以往提升许多。
其余大国也是如此。
传统五大国的历史已经数百年,积累了如此众多资源的他们,想要扳倒他们绝非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情。
随着鬼之国给予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国的贵族也比以前更加重视起忍村的发展,而不是坚持过去的做法,在和平时期不断迫使忍村裁军,削减投入经费。
从这点来说,鬼之国也算是帮衬了这些大国忍村一把。
但这种帮衬行为,估计没有任何一个忍村会对鬼之国进行感激。
“是我有点想当然了,木叶的说法也有道理,既然是联合中忍考试,考试地点全部放在鬼之国,确实有一点不妥。”
鬼之国没能强大到一手遮天的地步,那就要进行资源合理的平分,不能完全无视他人的身份与地位。
因此,从这点来看,木叶也只是基于合理的思考,对鬼之国不太合适的提议进行辩驳罢了。
“一般来说,中忍考试的全部流程,会安排三场或者四场左右的阶段式测试。”
情报收集和分析,团队协作,个人展示,领导才能等等能力,都是考核一名下忍能否成为中忍的重要部分。
上忍人员对比数目庞大的下忍和中忍,实在是过于稀少,不可能分配到每一个小队之中。
很多时候,中忍就要担负起小队队长的中忍,进行队伍指挥。
哪怕是鬼之国,也没有充足的上忍,安排到每一支小队之中,进行指导工作。
因此,中忍考试,也是为了选拔出卓越的忍者,指挥小队,用更高效率的行动来完成任务。
只要个人实力达到水准线以上,那审核中忍的标准,其实更加注重情报分析与收集,团队协作以及指挥才能等方面了。
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一旦队长指挥失误,那就会给小队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中忍的选拔,也应该慎之又慎。
尤其是缺乏磨练的和平时期,选拔应该更加严格。
中忍考试之所以分为多个阶段式测试,也是为了更能看清楚每一名忍者身上的优缺点,以便于考官更好的进行综合判断,谁可以成为中忍,谁又还需要在下忍阶段继续磨练。
“三场或四场阶段式考试,按照木叶提出来的建议,就需要周转三个或者四个大国的地盘了。中忍考试的周期,感觉会变长很多。”
白石考虑起来。
“正好也可以收集一下其余忍村的情报,这不是一举多得吗?”
“最后一阶段的测试,放在鬼之国进行,前面的考试,可以交给其余忍村进行安排。”
白石决定下来。
“最后一场考试,明显在所有中忍考试中占据比重最大。他们会乖乖让出吗?”
绫音对此怀疑。
“会的,只要他们脑子里还存在试探鬼之国的想法。到时忍界各地的大名、高官和富商汇聚鬼之国,为了照顾现场的安全问题,鬼之国必然会加派大量人手负责此事。他们的谍报人员一定会趁此机会活跃起来,好好收集鬼之国的情报。”
绫音听后,也觉得白石的这番话很有道理。
这些大国的忍村,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这么来看,最后一场考试,只能定在鬼之国进行测试了。
“那你来找我是要做什么?现在距离中忍考试,还有大半年以上的时间,总不可能现在就让警备队进行安排吧?”
绫音问道。
“不,我是来想问你,想不想当今年的指导上忍?”
白石看向绫音,笑着问道。
“指导上忍?”
绫音狐疑的看向白石。
“是啊,我已经决定让飞鸟还有彩组队参加今年的中忍考试,第三人也决定好了,是漩涡一族的一名女孩,和彩是同级生,能力也非常优秀。我想让你在三月份,当他们三人的指导上忍。”
白石提出自己的想法。
绫音低下头思考了一番,随后很干脆的摇头说道:“不要,太麻烦了,偶尔教导还好,但要是直接带领他们半年,我哪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而且,飞鸟和彩也没有什么需要学习的东西,他们的能力,早已经可以当上中忍了,差的只是经验。”
至于第三人,白石口中的漩涡一族女孩。
绫音虽然不知道具体指的是谁,但能被白石看中,并且塞到这个队伍里面,想必也是极为优秀的人才。
宇智波,日向,旋涡,三个家族血脉的人全部凑齐,即便没有她的教导,也没有什么关系。
她能教的东西其实很少,与其这样,还不如把机会让给其他上忍。
“不再考虑考虑吗?我记得你当初在木叶的时候,没有体验过指导上忍的感觉吧?”
“然后转过头就把自己的学生,在战场上狂揍一顿吗?”
绫音反问道。
白石噎住了。
幸运魔剑士
绫音指的是谁,白石当然知道。
“说我没当过指导上忍,你不也是一样吗?”
“这不一样,因为那时我正在忍者学校辅导医疗班的学生。算了,既然你没有这个想法,那我就去挑选别的上忍来担任他们三人的指导上忍吧。”
既然绫音不答应不答应做三人的‘保姆’,那白石也只好找别的上忍,在三月份毕业后,带领飞鸟三人执行任务了。
“让带土过去怎么样?”
“那你还不如安排空气过去担任飞鸟他们的指导上忍。”
带土的能力是有的。
但教学才能,在绫音眼里,和空气划上等号。不,甚至可能还不如空气,至少空气不会给人添乱。
“……说的也是。”
“琉璃呢?她以前在木叶时期,不是当过指导上忍吗?在这方面应该很有经验吧?”
绫音问道。
“她也没有兴趣。”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警备队那里还有工作要处理。”
说完,绫音就很干脆的离开了。
白石背靠椅子,长长出了口气,开始思索让谁来担任飞鸟三人的指导上忍。

“——好了,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年纪大约二十几的年轻女医疗忍者,放下了手中的讲义,对着班级里的学生说道。
前面坐在位置上的学生,都是医疗忍者实验班的学生,在今年三月即将面临忍者学校毕业测试。
人数大约有二十人,其中女生占据了一半以上。
这个实验班是为了培训医疗忍者,而特意在忍者学校里开设的特殊班级。
其发展历史已经超过二十年。
创建者是赫赫有名的木叶三忍纲手。
是木叶所有医疗忍者所崇拜的偶像。
不如说,只要说是医疗忍者出身,或者即将以医疗忍者的身份离开学校,就没有一人不知道纲手的名号。
“是,老师。”
学生们乖乖应答。
就在学生们即将自习时,女医疗忍者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说起来,还有一件事忘了跟你们说了。”
学生们抬起头,疑惑的看向女医疗忍者。
“什么事啊,老师?”
“关于三月份的毕业考试,通过就成为下忍,失败就返回学校复读。我只想提醒你们,我们医疗忍者,在这方面有着特殊待遇,三月份的毕业考试,你们想去参加就过去参加,不去参加也没有关系,不会影响你们的结业考试成绩。”
毕竟那些基础东西,对于拥有细致操控查克拉能力的医疗忍者而言,根本没什么难度。
想要成为医疗忍者,对于查克拉控制力,要普遍优秀于其他领域的忍者。
而忍者的基础体术、幻术和忍术,也非常讲究这些。
只要能顺利从她这里拿到医疗忍者的毕业资格证,那忍者学校传统的毕业考试,对于这个实验班的学生来说,就只是真正意义上的形式主义了。
所以她才说,去参加也好,不参加也好,都不会影响他们的成绩,会顺利拿到忍者护额。
而非常统一的,这个应届班级的学生,已经全部从她这里拿到了医疗忍者的毕业资格证。
忍者学校的下忍毕业考试,对医疗忍者而言,毫无意义。
学生们窃窃私语,脸上难掩兴奋,虽然他们早就耳闻这件事,但终究也没能从老师口中听到。
如今女医疗忍者证实了此事,那也意味着,他们从现在开始,就是下忍了。
到时只需要顺手去拿一下忍者护额就可以了。
“虽然不需要去参加下忍毕业考试,但接下来才是你们需要认真思考的。你们是打算按照正常的流程,融入下忍小队中,外出执行任务。还是进入医疗班,在医院部门那里进行实习深造呢?亦或者可以去参加暗部的考试,成为暗部的后勤医疗人员,有机会转正。”
女医疗忍者给出了学生们数条道路选择。
医疗忍者学习的东西,要远远多于普通忍者。
一开始就要背下大量的医疗知识,将那些知识牢牢记忆下来。
之后还要进行无比枯燥的反复训练,非常消磨人的耐心。
仔细回想下来,就知道这里面要付出多大的汗水。
但也因此,只要拿到老师手中的资格证,未来在村子里的就业面就会十分宽广,待遇上也要比一般忍者要好上许多。
学生们脸上意动。
加入下忍小队执行任务。
进入医疗部门深造。
选择进入暗部机构,直属火影麾下。
除了第一个选择,第二和第三选择,都是木叶之中,非常出名的重要部门,也是很多学生所向往的部门。
只要加入这两个部门,前途无忧,聪明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万界最强包租公 暴怒的小家伙
“距离三月份的毕业考试,还有一个多月时间,你们可以自己考虑,也可以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在毕业考试的当天,你们来我这里,填一下报表,这将会决定你们未来在哪里工作。我希望你们每一人都要慎重考虑。”
女医疗忍者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
学生们也认真点头。
他们虽然还未成年,但经过这几年的耳濡目染,他们也知晓医疗忍者对于村子的重要意义。
而且事关自己的前途,没有人会在这方面粗心对待。
就在这时,下课的铃声响起了。
女医疗忍者看了看时间,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了,回去之后和家里人好好商量一下再决定。”
说完,她抱着讲义离开了教室。
回到自己所在的办公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其余老师们早早匆匆离开。
医疗忍者实验班的上课时间,是在下午三点以后,有时会在周六和周末展开课程。
这个时候下课,其余学生和老师,都差不多离开学校了。
对于这种事,在忍者学校任职的女医疗忍者早已经司空见惯,不以为然收拾办公桌上的书本,准备离开。
“那个,老师……您在吗?”
办公室门口响起了一道颇为忐忑的声音。
女医疗忍者微微转过头,看到办公室门口站着一名樱色长发的宽额头女孩。
女医疗忍者认出对方的身份,是自己班级的一名学生,名字叫做春野樱。
虽然是在四年级时,突然决定要进入医疗忍者实验班进行学习,但学习天赋很好,尤其是记忆力和理解能力,仅用了半年时间,就赶得上正常人数年的学习时间。
简直是为医疗忍者这个行业而生的。
对方如果毕业后,进入医疗部门实习深造,大约只需要四五年时间,说不定就可以拥有赶上甚至超越她的医疗能力。
对于这名学生的未来,女医疗忍者也非常看重。
“有什么事吗,春野同学?”
女医疗忍者放下手中的东西,缓和语气问道。
“其实我有一些医疗忍术上的知识不太理解……”
抱着沉重的课本,小樱走了进来,轻声说道。
“是这样啊,那你进来吧,正好我有点时间。”
想了想,今天晚上没有额外的工作,吃饭也不急于一时,女医疗忍者就决定留下来给对方补习。
“谢谢老师。”
小樱感谢并走到女医疗忍者身旁,翻开书本上一页,聆听女医疗忍者的教诲。
对于小樱的好学,女医疗忍者也显得十分热情。
她不介意小樱这样的学生再多几个,可惜,几年教学下来,能在课后寻找她不喜的学生,实在是太少了。
她见过形形色色的学生,大多数都是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难保持持之以恒的决心。
神工 小說
她不知道小樱是凭借什么样的毅力,在这种年龄段就表现如此积极的学习态度,但不妨碍她对小樱的欣赏。
过去了一个小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小樱不理解的地方,在女医疗忍者的讲解下,各种问题也迎刃而解。
道谢准备离开时,女医疗忍者忽然问了一句:
“对了,春野同学,你有考虑过三月份毕业后,准备去哪里就职吗?如果你前往医疗部门,老师我可以手把手带你。若是你打算前往参加暗部的考核,老师在那里也认识一些熟人,可以给你安排简单的后勤工作,慢慢沉淀学习。”
对于新手而言,最缺乏的还是时间。
从最初新手医疗忍者过来的女医疗忍者,在这方面有着极为深刻的体会。
小樱这种拥有医疗忍者天分的学生也是如此,缺乏时间的积累。
虽然小樱在学生群体间,医疗忍者已经相当不错,成绩名列前茅,但对比真正的医疗忍者,现在还是太过稚嫩了。
她尽可能想让小樱少走一些弯路。
“老师,我已经决定好了,以正常的程序,进入下忍小队执行任务。”
小樱愣了一下之后,很快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而这个答案,多少让女医疗忍者感到错愕。
进行下忍小队执行任务?
虽然她给学生们三个道路选择,可是,第一条道路,进入下忍小队执行任务,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对比之下,进入医疗部门和暗部机构,前途怎么看都要比第一条道路更加明亮宽广。
“你真的考虑好了吗,春野同学?这事关你未来的前途,我其实更希望你进入医疗部门实习深造,暗部机构也可以选择。”
女医疗忍者认真说道。
“是的,老师,我已经决定好了。”
小樱坚定点头,眼中没有怯懦。
“……”
似乎察觉到小樱的决心,女医疗忍者也只好无奈叹气。
真是的,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最不合适自己的道路呢?
并不是说这样不好,而是时机不对。
她更希望小樱接下来继续学习深造,等到出了一定的成绩,再前往执行任务的小队中进行磨练。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老师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这本书希望你收下,有空的话,要进行研读。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来学校这里向老师请教。”
女医疗忍者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度十足的书籍,放到小樱的手上。
“这是……”
“算是你们现在学习的基础医疗忍术课程的进阶版,接下来你就好好看看这本书吧,对你的帮助会很大。”
“我知道了,老师。”
小樱认真点头。
随后低下头看向书本,眉头不禁一皱。
在编著者的位置上,看到了熟悉的字样。
——纲手/■■■■
编著者的名字还是被涂改了。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要把编著者的名字进行涂改呢?”
小樱指着书本。
女医疗忍者微微一怔,随后回答道:“参与编著这本书的第二个人,已经离开了木叶,在村子里算是禁忌。关于他的一切,都被刻意隐藏起来了。只不过基础教材不能随便更改,否则的话,这些书也会被村子封锁起来。”
简单来说,已经找不到比这更加适合基础医疗忍术教育的书本了。
如果可以找到替代品,这些书籍,根本不会在忍者学校中流通。
“离开木叶……”
小樱知道,如果只是单纯的外出,根本没有必要涂改掉名字。
离开还存在另一种解释——叛逃忍者。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小樱,按照正常程序进入下忍小队,执行任务?”
回到家之后,小樱向父亲春野兆说起了自己的决定。
但没想到作为父亲的春野兆,也会询问这样的问题,仿佛是在质疑什么一样。
这种态度让小樱微微不满。
似乎也察觉到小樱的不满,不过春野兆也没有生气,而是直视小樱说道:“你妈妈更希望你进入医疗部门,进入下忍小队执行任务,意味着不安全。在你羽翼未丰之前,她不希望你有什么意外。”
“可是爸爸你过去不是支持我的决定吗,现在想要反悔?”
小樱质问道。
“爸爸没有反悔,也不会否决你的决定。但有些问题,你可能还未意识到,但我觉得既然作为一个父亲,那就应该有必要提醒你。”
“提醒?”
“你喜欢佐助的事情,爸爸很清楚。你之所以这么努力学习,也是为了更好的接近佐助。但是在毕业之后,你就是一名医疗忍者了,身上所背负的,也不仅仅是佐助这个人。比起这些,我更希望你是为了自己而去做这些事情,而不是为了别人。”
“为了……我自己?”
小樱懵懂的看向春野兆。
“这些事情,不该我来告诉你。医疗忍者的准则,还有所要承担的重任,你比我这个门外汉更加清楚。佐助,也仅仅是你的同僚之一,而不是全部。如果追求佐助,能让你更加开心,那你就去努力追求。如果追求对方反而会让自己变得无比痛苦,那就选择有尊严的放弃。”
春野兆仿佛看穿了小樱内心的所有想法,语重心长说道。
小樱迷迷糊糊看向父亲严肃而郑重的脸庞,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不明白。”
小樱摇摇头。
她不知道话题为什么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
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可是,一开始让她以追求佐助为目标,选择医疗忍者这条道路的,不是父亲春野兆吗?
为什么现在态度反而变得有些不明朗了呢?
“没关系,你迟早会明白的。因为你是春野樱,不是春野兆,也不是宇智波佐助。从忍者学校毕业之后,你就要努力学会做好自己了。”
春野兆摸了摸小樱的脑袋,温柔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