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武破九荒 ptt-第6090章 實力大進熱推

武破九荒
小說推薦武破九荒武破九荒
幽域。
两道被灰气缠绕的身影,正一前一后掠过,沿途不断洒落混元血。
“萧叶那小杂种,真的活过来了,还要追杀我们!”
宗铜和帝雄,面色难看。
他们不愿和鸿龙一族拼命,所以抱伤退走。
还没冲出多远。
就察觉到萧叶身形凝聚,然后追了上来,他们自然是心情沉重。
毕竟,以他们现在的状态。
即便是七阶巅峰,都很难拼得过。
更别说,萧叶此番重现,很有可能代表着,完成七阶的累积,突破到八阶了。
“我们虽然不行了,但动用惊鸿叶的话,那小子追不上!”
帝雄手中出现了一片神秘的叶子。
受到炼化以后,顿时爆发出一片绿光,将帝雄身形笼罩,使其瞬移到百万里开外。
每到这时,帝雄都会再祭出一片,继续瞬移。
惊鸿叶是内海渊域中的宝物,一旦炼化,能在一定时间内,无视内海的压迫力,直接展开瞬移。
这等宝物,在渊域就出现过,只是极为罕见。
到了幽域,就非常多了。
在幽域中炼化,每次都能瞬移百万里。
血袍老者宗铜,亦是在炼化惊鸿叶。
两者逃窜的方向相同,指向函门关。
幽域,有三大绝凶之地。
大叔的心尖宝贝 玖玖
如飘雪领,只是其中之一。
函门关是一座古老的雄关,来历不可追溯,和飘雪领齐名。
混元级生命踏入其中,要不了多久,便会被硬生生化掉。
而宗铜和帝雄,进化到混元级有无尽岁月,知晓函门关的尽头,实则是始域。
萧叶的追杀,以及白鹿书院的威胁。
让两者明白,遍寻浩海,唯有冲向始域,才有可能活下来。
一路疾行。
宗铜和帝雄根本不敢停歇,消耗掉的惊鸿叶,要以百万计。
“那小子,应该被甩开了!”
意志扩散,并未捕捉到萧叶的身影,宗铜和帝雄都是长松了一口气,放缓了速度。
飘雪领的侵蚀,不容小觑。
他们放弃压制,和鸿龙一族拼杀,接着又一路溃逃,已让他们本源受损了。
还是靠着八阶修为,这才能坚持下来。
“幽域的八阶强者,只有这点实力吗?”
就在此刻,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让宗铜和帝雄心神震颤。
“难道他追上来了?”
血袍老者宗铜惊慌望去,顿时瞳孔一缩。
他们周遭的浩海一片宁静,隐约可见一条龙影在穿梭。
这条龙影完全融入到浩海中,毫无声息,连八阶意志都无法捕捉。
“这怎么可能!”
帝雄也发现了这条龙影,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状态再差。
那也是八阶强者。
这条龙影,为何能避开他们的意志探查?
而且。
他们一直在用惊鸿叶瞬移,对方怎么跟得上的?
要知道。
在幽域。
比惊鸿叶的数量,没有人能超过他们。
“这是萧叶!”
“当初两域开战的时候,他展现过这种形态!”
宗铜如临大敌,又祭出了一片惊鸿叶。
只是。
惊鸿叶才被炼化,浩海便动荡了起来,宛如一只无形的巨手,突然覆盖了方圆百万里。
宗铜残躯一僵,被硬生生压住了。
“这……这是什么能力!”
“就算他突破到八阶,也不该这么强大才对!”
重生之軍嫂有空間 小說
帝雄亦是如此,一股寒意席卷了全身。
这种禁锢,和法无关。
完全是自身威势使然,在强行影响幽域的浩海环境。
即便他们在巅峰状态,也做不到。
在宗铜和帝雄惊恐的目光中,融入浩海中的龙影浮现而出。
龙躯长达十万丈,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如浩海中的盖世魔神,可翻云覆雨,一双眸子透露出无尽杀意。
这。
正是展现出第二重形态的萧叶。
在飘雪领疯狂炼化诸多宝物,再加上吞噬了过万具七阶鸿龙尸体,终于让跨越了天堑,直击八阶。
而且。
他这次逆转死境,是因为鸿龙祖力的介入。
此次转化第二形态更加得心应手,威势不可同日而语。
特别是速度方面,提升得实在太吓人了。
在幽域中驰骋迅疾无比,竟不比动用惊鸿叶差多少。
所以。
这才能追上宗铜和帝雄。
“萧叶,你好歹也是白鹿书院的超级天才!”
“可敢给我们时间疗伤,再来痛痛快快的厮杀一场!”
宗铜知晓在劫难逃,惊慌失措。
“疗伤?”
萧叶的龙眸泛起戏虐之色:“你们,配吗?”
那群惨死的七阶鸿龙。
哪个不是带伤上阵?
宗铜和帝雄下杀手的时候,可曾自持八阶强者的身份?
他萧叶若是手下留情。
那是对惨死的鸿龙族人的不敬!
轰!
萧叶长达十万丈的龙躯俯冲而至,宗铜来不及多做反应,应声炸开。
不过。
萧叶把握得恰到好处,只崩碎宗铜身躯,又不灭绝对方生机,将一团携裹意志的血肉,一口吞了下去。
“就这么杀死你们,实在太仁慈了。”
“你们曾将渊域生命,炼制为混元傀儡,那我也要让你们,受尽熬炼而死!”
萧叶龙躯摆动,让帝雄惊恐。
他受伤更重。
在萧叶面前,毫无反抗之力,便被萧叶绞碎身躯,然后同样被一口吞下。
唰!
龙影消失,萧叶化为人形。
两大八阶强者的血肉,被他以混元法禁锢,封印在体内。
“八阶的境界,还有我的第二形态,都有诸多妙用。”
“还需要我慢慢体悟。”
萧叶毫无喜悦,心情沉重。
真凶即便伏法。
逝去的生命,也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庞峰、无相子、宁悲虹、洛琉璃生死不明。
就连以图石为首的鸿龙族人,也都处境不妙,受灰色气体腐蚀。
“既然鸿龙祖树,能帮我剥离侵蚀。”
“说不定也能帮到他们,就是不知这种做法,是否会对鸿龙祖树带来伤害。”
萧叶心中暗道。
整个幽域,已然平静下来,再也反抗的力量了。
他也没有心情攫取宝物,想尽快回到白鹿书院进行研究。
“小家伙!”
“与本座为敌,最终都抵不过陨灭的厄运!”
“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萧叶身形闪动间,一股浩大的音波,陡然从远方激荡而来。
“混元巨头,铁旗?”
萧叶停下,微微眯起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