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夜的命名術-爲了保住大家的投資,再講一個故事展示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一切顺利。
虽然大腿上的肌肉还是完全不听使唤,但按照康复进程,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一辈子的后遗症留下。
我个人对伤病状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就是我老婆有点乐观不起来,因为我还得再在床上躺两个月,然后拄拐下地走路……
我老婆在这次怀任小棉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利用好孕妇特权,好好的作妖九个月,趁着谁也不敢惹她的时候,好好过过一家之主的瘾。
结果,我这腿一伤,她立马从一家之主的角色,变成了卑微的护工,心里很苦。
腿已经开始消肿了,里面虽然还挺疼的,好在身边一直有人照顾,所以只需要安心平躺着静养就好了,每天还有人给按摩,防止静脉曲张和肌肉萎缩。
虽然腿疼,但想想十天不用码字,甚至还有点快乐。。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
按照约定,16号下午6点就恢复更新咯,目前看来是绝对没问题的,不会有什么波折了。
今天讲讲入行的一些事情吧。
首先是笔名,其实很多记者媒体在问这个笔名的时候,他们特别希望这笔名背后能有个什么奇特的故事。
安達充短篇作品集
但真没有什么故事,我当时就是看了一眼那个时代大神们的名字,觉得越土炮的名字好像越容易火。
这就跟小孩的小名要叫狗蛋一样,名字土的人,命都特别硬。
最后好像我也验证了这个道理,气运就特别硬。
还真就火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不过近几年有点后悔了,当时叫肘子就好了,不应该叫会说话的肘子。
因为给实体书签名的时候,六个字实在有点累。
其次讲讲是怎么开始码字的。
那会儿刚换工作,然后比较烦当时的环境,也贼拉穷。
我在出租屋吃饭的时候,端着碗随口跟老婆问了句,我说要不我写点小说,说不定一个月赚两千块钱补贴一下家用。
我老婆当时头都没抬说,你要喜欢写就写,跟赚不赚钱没关系。
后来她承认,当时只是支持一下我的梦想,并不觉得我在这方面能有什么出息。
然后,当天晚上我就打开电脑,凭着感觉码了两千字,直接发出去了。
所以,从我入行开始,我压根就没什么留存稿的习惯……
我甚至还找许多大神佐证过,男频大神们,大多都是不写大纲也不留存稿的。
都是写了好几本书后,会象征性的留个几章应急。
当然我之前也有十章应急来着,上架当天就全都用来应急爆发了……
再之后,就再也没存住过。
我觉得吧,码字这件事情,最难的就是起床坐在电脑前面,其次是打开Word。
很多同学码字,都喜欢先写几万字的大纲,再写几十万字的存稿,我觉得很没必要。
毕竟大纲是很消耗创作激情的,就比如你要发表一个演讲,你都已经激情洋溢的准备好了,这时候节目组说:你先对着节目组说一遍,彩排一下。
彩排这个过程,把热情就消耗完了。
至于存稿嘛,存稿是没有灵魂的。
再来讲讲码几本书的过程。
第一本写的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好多朋友从那时候开始看的,那时候我还是一个舵主加一更,神隐打赏了一个盟主,我一天写了一万多字,第二天就发烧了……
记者采访的时候,老喜欢问我那时候码字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是不是读者的鼓励啊什么的。
我说读者鼓励肯定开心,但要说最快乐的事情,肯定还是发稿费啊……
第一个月的稿费是7900。
那会儿第一件事情就是截图给我妈,我妈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而是担心我在写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毕竟她也给杂志投过稿,杂志给她的稿费是40块钱……
写第一本的时候其实没赚多少钱,所以一直没敢全职,就一边工作一边写,每天晚上下班后,写到凌晨一两点,然后早上再去上班。
那时候也没觉得苦,反而特别快乐。
在国企里面工资低,开会多,我那会儿还在会上用手机码字来着。
到了大玩家的时候,就好很多了,那时候的稿费已经是工资的好几倍,然后就不太把国企的那堆领导放在眼里了……
俗话说,就是飘了。
所以最后在大玩家连载期间,决定了全职,那会儿已经没有了外债压力,彩礼给过了,房子装修好了,我心想这一个月几万块钱稿费在洛阳这种小城市,还不是带着老婆吃香的喝辣的?!
后来事实证明我错了,是杨总带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我还是个打工仔,给她打工的……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自己还是很焦虑的。
因为看网文时间长的书友们也知道,这网文行业没有长盛不衰的作者,除了少数几位常青树以外,大多是红一本,然后人没了。
我们对于长红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红一本后,过一阵子又能翻红的大神。
第二个更高标准是本本都火的至高神。
这是对作者的标准吧,对书的话,不管哪一本写的特别好,都特别牛逼,其实写书这事挺难的,写过的都懂。
那会儿,大玩家都不算红,只能算是勉强及格了,连神格都够不着。
所以写完大玩家我也特别焦虑,跟大多数作者的焦虑是一样的,万一下一本扑了呢?
然后就有了大王饶命。
写大王一开始也没奔着特别火去,想着就是比大玩家好一点就行,写长一点,故事完整一点。
那会儿首订刚刚过万,这中间还是静静群朋友们一起给章推的结果。
那时候章推还是挺有用的,结果现在不知道怎么就变成献祭仪式了……
写大王后,渐渐开始有些不一样了,遇到很多人说“喜欢你的大王饶命”“写的好”“你今年赚大钱”。
其实我当时也没什么概念,只是特别好奇,赚大钱是赚多少钱……
没办法,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的庸俗……
做不了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大王写到后面,就感觉自己笔力差的太远了,因为前两本都是155万字完结,所以大王写到200万字以后就开始很吃力了。
连载将近两年时间也没休息,整个人的精气神开始直线下滑,所以也有了后来的烂尾事件。
大玩家和大王都算是我心里的遗憾,属于是自己能力不足,没能写好。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这种作者确实是不如那种底蕴深厚的作者。
只不过是自己的情怀占了点光,可能更符合这个时代的需求,所以走了点运。
如果哪天半退休了,我应该会把前面的作品修一遍,英雄联盟那本除外,因为那本属于是差到我自己都救不了的那种。
这里提一嘴退休。
我反正是那种激情创作型的作者,没学过什么技巧,全凭着一腔倾诉欲直接莽,所以如果有一天感觉自己写不出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就不写超长篇了,可能会写写中短篇,这种中短篇我积累了一点创意和有趣的故事,某一天说不定会尝试一下。
就像过去总说的,兴起而至,兴尽而归,写到哪里激情没了就停下,说不定十多年后又回来,二十多年、三十多年,这都无所谓的事情。
什么时候感觉有故事可以讲,就什么时候讲。
大王之后写了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这书吧很奇怪,属于是小白作者大火一本之后,想要挑战一下自己,写点以前没写过的东西。
整体来说,瑕疵很多,但我个人还算喜欢,主要是喜欢内核,和里面真正写活的人物。
写完第一序列之后我觉得自己可以停一停,自己也不是写经典、写名著的那块料,所以夜的命名术是一本回归市场之作。
准确讲跟大王一样,选材、故事、人设的一切构思,都是为了更多人看(更赚钱)。
这么通俗的讲,很多书友可能受不了,但我还是最初的那个我,并不打算把自己包装的多么高大上。
就是一个很粗俗的小人物,喝了酒会吹牛逼,遇到挫折会沮丧,听到夸奖会开心,赚到钱了会大手大脚,被骂了会骂回去。
没什么特别的。
早先的时候,有人喷我了,我会喷回去,现在也不是不在意,是杨总会按住我敲打键盘的手,让我别浪费时间。
很多人吧总劝我,你是公众人物了,要有风度,要有逼格。
但泥腿子有一天走了大运,千万别把自己当了什么大人物,非要去过和自己性格不符的生活,那样会很累。
所以我不会把自己当什么公众人物,人呢,开心最重要。
这个跑题了……
说回码字本身这件事情,回想自己在出租屋里敲出第一章开始,一直都感觉很神奇。
也希望能一直神奇下去。
最近理了理《夜》的故事线,这本书跟第一序列还有很大差别,因为第一序列的首要是立人物,所以很快就有了颜六元、陈无敌、小玉姐、罗岚等重要人物,我想写的是人物自主推动故事。
夜呢有所不同,它的初衷是结构,把群穿这个题材写出花来。
所以它的前期,人物除了少数李叔同、影子、李修睿等人外,其他觉得都还不够上第一序列的标准。
因为这一本是前期人物要为世界观服务,不能在人物是花费太多笔墨。
但是,一个故事之所以精彩,还是因为里面有精彩的人,所以当现在世界观展开过半后,后续就会开始渐渐偏重角色了。
例如神宫寺真纪和李彤雲两个小姑娘之间的有趣故事,例如胡小牛,与他的护道者张天真。
例如李恪与李云镜,例如李依诺和南庚辰,例如刘德柱和罗万涯。
例如幻羽与Zard,例如秧秧与秦以以、李长青。
有些前面做了伏笔但都还很粗糙,随着故事的推移,他们才能渐渐精彩起来。
还是第一序列尾声时我说过的,一个时代里,想要拯救一个世界,那么人人都要成为英雄。
说起来,我自己还是挺期待的。
不多说了,16号下午6点见吧,等我回来。
当然,回来之后更新也不可能爆发的,别想了……
我试过,撇开腿疼不说,躺着码字是真特么容易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