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89. 大有來歷的寄生體讀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在场几人很快就交流完了意见。
他们决定撤退。
谭星的威名,还是让冲星子和剑阵子两人感到有些棘手的——尽管这两人并非北唐皇朝的人,但“人的名、树的影”所造成的影响力,依旧足以让他们两人必须慎之又慎。当然,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们已经意识到谭星是为了将他们拖在这里,为自己腾出手集中精力去冲破北唐皇朝和昆仑派的防线,那么他们继续在在这里探索的话也没有任何意义。
顺着原路返回。
只不过这一次,在前方领头的则变成了青玉,因为只有她才知道回程的路得怎么走。
農婦靈泉有點田 峨光
但就在几人重新上路还不到五分钟。
苏安然便猛然出手将青玉给拉住。
一旁的宋白夜甚至是挥手撒出了一片如同浓墨般的黑色液体。
“滋滋——”
腐蚀的响声骤然响起。
于众人的面前,赫然出现了数十根已经被黑色液体侵蚀得断裂的丝线。
“这是……”
除了苏安然、宋白夜、小屠夫外,其他三人皆是发出了惊呼声,显然并没有料到眼前居然还有这么一个陷阱。
但问题是,他们之前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陷阱啊?
“鬼虫蛛的斩道丝。”青玉沉声说道,“拉直了之后甚至能够绞杀道……陆地神仙,在光线不怎么明亮的地方,几乎是无法察觉,就连神识感知都很难探查得到。……唯一的弱点,是火。”
斩道丝在玄界,是幽影氏族的独有特产,人族那边就算想要获得,也只能想办法从妖盟那里入手。
这种蛛丝看似柔软,但实际上韧性极足,不可能通过蛮力拉崩拉断,而且就算是宝体大成的武道修士一旦被这种蛛丝缠上的话,哪怕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当然,大多数武道修士被这种蛛丝缠上的下场,就是身死道消。
所以这种蛛丝才会被称为斩道丝,意为“连道基境也能斩杀的蛛丝”。
青玉望了一眼苏安然,小声说道:“你怎么发现的?”
“不是我。”苏安然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小屠夫,“小家伙才是第一个中招的。”
青玉心中倏然一惊。
只见小屠夫一脸恹恹的表情,正双手不断的从自己的身上将斩道丝给抓下来。
这些斩道丝韧性确实可怕,连小屠夫想要弄断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知道,这小家伙可不是人类,其本体乃是一柄神兵利剑——虽然看起来和人类似乎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如果贸然伸手去抓小屠夫的话,那是真的要体验千刀万剐之刑的,就如此前的罗小米伸手抓了一下小屠夫,整双手都差点被绞烂了。
但哪怕如此,这些蛛丝缠在小屠夫的身上,也并没有一根根的瞬间崩断,而是必须要小屠夫自己去斩断,这就让苏安然相信这斩道丝能够轻易绞杀道基境的传闻并不是虚假的。
而此时他们在场的几人里,恐怕也就只有宋白夜和小屠夫两人能够无视这些蛛丝了。
“我们中埋伏了。”冲星子脸色难看的说道。
“恐怕从一开始,我们就处于敌人的监视中了。”青玉叹了口气,然后声音也不由得高了几分,“既然我们都已经发现了彼此,再耍这种小手段就没必要了,不如现身吧。”
“看吧看吧看吧,我就说了没用!你们还不信!”
几乎是青玉的声音刚落,就有一道略显尖锐的女声响起。
伴随着声音的落下,地动山摇般的轰鸣声也很快跟着响起。
但与此同时的,还有一道瓮声瓮气的声音:“总得要试试,万一呢?”
“老赵说得对。”又是一道嗓音响起,但比起瓮声瓮气的声音,这一道声音听起来倒是有些气喘吁吁的,“总要有梦想嘛。……对了,我的梦想是睁开眼就有食物喂到我嘴里,我都不用动。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一名体格超过五米、堪称巨人的人影很快就出现在了苏安然等人的面前。
这人的皮肤呈现出一种靛青色,青面獠牙的模样十足像个怪物。
它的右手拖着一柄巨锤,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但巨锤在岩石地面摩擦的时候,便有大量的火花飞溅而出。
妹控姐姐與天然妹妹
随着这人的靠近,一股浓郁得让人作呕的腥臭气味也迎面而来。
“山鬼。”冲星子脸色难看的说道。
山鬼,并不是指的名字,而是一种精怪种族。
妖魔鬼怪中的怪,指的便是精怪。
山鬼,乃是由山川的灵气精气孕育而出的精怪,以力大无穷、身躯庞大而著称。
精怪所属是没有“善恶”的概念,它们的行事风格很大程度是受“人文熏陶”所影响——亦即是,于诞生的山川中模仿所见事物的行为,若是遇到的坏人较多,那么学到的东西自然也就是偏恶;若是遇到的良善之人较多,那么行为准则一开始自然也就是偏良善为主。
眼下这只山鬼却是成了寄生体,那么其所言所行自然不用怀疑了。
巢穴中此时响起的地动山摇般的轰鸣声,便是这只山鬼寄生体和两头山峦蛛发出的。
其中一头山峦蛛的背上有一名长相妖艳的年轻女子,她将山峦蛛背部一些石壳给打磨成了一张躺椅,整个人就这么横躺在上面,雍容且优雅得像是一名贵族女子。
这名女子十指上的指甲极长,几乎有一米的长度,这让她双手看起来像是戴着某种特殊刑具一般。
而且她身上的服饰,也与苏安然见过的正常修士服饰截然不同。
这名女子身上的衣服充满了一种现代气息:露背的低胸拖地长裙——无论怎么看,这显然都不像是这个世界该有的产物,尤其是这名女子那如天鹅般雪白修长的颈脖上居然还戴着一条由指骨做成的仿珍珠项链,这让她看起来充满了一种极为致命的妖艳气质。
另一边,在这名女子正对面的方向,另一头山峦蛛上,则端坐着一名少女。
少女身穿白衣。
素白、干净得不染尘埃。
她面容秀丽,柔顺乌黑的长发垂落在蛛背上宛如一滩黑色的湖水。
看起来就像是一名谪仙——假如不是有大量指甲盖那般大小的蜘蛛不断在她的头发底下进进出出的话,那么或许她真的可以出去假扮一名谪仙。
除此之外,一同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还有另外两人。
一名手持长枪的中年男子。
国字脸,面容坚毅,身披重铠。
举手投足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山,浑厚、刚毅、沉稳。
这人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也是在场五名寄生体里最强的一位。
哪怕他此时所站的位置相对比较靠后,但他的存在感却是强烈得让人完全不敢忽视,就如黑夜里的灯火般明亮。
“枪神赵豪。”
剑阵子有些惊讶的说道:“我早该想到的!他是谭星当初的护卫,就连谭星都成了寄生体,他当时身边跟随着的人恐怕都是凶多吉少了。”
“那位谭星当时身边有很多高手吗?”
“枪神赵毫、剑神顾一青、刀神胡定,他们与谭星都是中州神威皇朝的人。”剑阵子解释道,“三百年前神威皇朝威名鼎盛,横压中州,与这四人脱不开关系。……在北唐皇朝的老祖宗连斩三位陆地神仙逼退了谭星后,神威皇朝担心谭星出事,就让这三人从此听命于谭星,随谭星一起行动。所以后来谭星失踪,连带这几人一起消失,自然也轰动一时,神威皇朝就是因为这四人的失踪,所以地位才一落千丈。”
“这里只有枪神,那剑神和刀神呢?”
“恐怕还真被你们说中了。”冲星子开口说道,“应该是随谭星在外进攻防线呢。”
“这五人,看起来随便哪一位都不好对付啊。”苏安然叹了口气。
他已经看出来了。
那位谭星虽然没有在这里和他们展开决战的打算,但显然也是做好了准备,势必要将他们都拖在这里,所以才会在这里留下几位实力极其强横的寄生体。
枪神赵毫和那头山鬼自不用说,另外两个女人虽然没有被冲星子和剑阵子认出身份,但想来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毕竟现在跟随她们一起行动的另外两者身份可不一般。所以,如果这两个女人没点实力的话,自然也就没资格出现在这里了。
至于最后一位。
那是一名神神叨叨,如同疯子般的修士。
他就站在阴影之中不断的念叨着什么,似乎没有出来和人见面的打算。
“不让你们的另一位同伴也露个脸吗?”
“他怕生。”枪神赵豪开口了。
他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如果不仔细听的话,恐怕还真的很难分辨出他到底在说什么。
“怕生?谁说我怕生的?不怕,我才不怕!”
道人语气急速的说着。
只是在快速说完这一段话后,他就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人也变得气息萎靡起来。
但随着他刚才略显激动而走出阴影,众人自然也就能够看清此人的装扮。
这名道人穿着破破烂烂的道袍,脑袋上只有左半边有头发,右半边却是光秃秃的一边。
但诡异的是,这名道人的左半边脸颊上的皮肉却是消失了,暴露了皮肉底下的骨头和牙床;而从他的右半边脸来看,则是可以看出这名道人生前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只是不知道他脸上尚存的皮肉上所彰显出来的斑点到底是老人斑还是尸斑。
“奎星道人!”
“师父?!”
冲星子和剑阵子两人看到这名神神叨叨的道人时,不由得发出了惊呼声。
“哦,是小冲和小剑啊?”道人望了一眼两人,开口只是喊了两人的名字就显得有些气喘,“你们的梦想是什么啊?嘿,算了,要不还是别想那么多了,不如大梦一场好了,睡着了就什么都有了。”
“小心。”冲星子轻喝一声,然后猛然踏前了一步。
但仅仅只是一步,他便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接连倒退了数步。
剑阵子急忙上前扶住冲星子。
奎星道人却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你不愿意入睡呢?睡了就会轻松很多了,何必呢?”
“这道人的神识很强!”青玉小声开口,“他刚才差点把冲星子拉入梦境。”
梦境?
苏安然神色一动,急道:“如果被拉入梦境会怎么样?”
“在这么多怪物面前,你觉得你突然睡着会怎么样?”青玉没好气的说道,“那个老道人的能力,肯定跟梦之类的有关,一旦被拉入梦境的话,三秒内你挣脱不出来,估计就死定了。”
“奎星道人是冲星子的师父,一百五十年前,他奉命与龙虎山的道人联手前往中州调查一宗诡事。”剑阵子叹了口气,“诡事凶险大家都知道,但没想到的是,前往调查此事的龙虎山的道人全都死了。奎星道人虽然没死,但却是疯了……然后在一百年前,他就失踪了,传言中都说他死了,没想到……”
“诡事?”苏安然望了一眼宋白夜,然后又开口说道,“这件诡事很厉害?”
“大诡!”剑阵子点了点头,“具体我不能说,因为据说只要提及此诡事便很有可能会出事,反正如今那处地方已成禁地,任何智慧生物只要靠近此地百里以内,立即就会昏睡过去,哪怕被人救出来也再也不会醒来。”
苏安然印象中似乎听闻过此事。
但眼下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苏安然也没有继续深究回忆,而是把目光落在了这五名寄生体的身上。
“我和冲星子对付奎星道人。”青玉知道苏安然的意思,直接开口说道,“他的道术,你们都对付不了,一旦中招就只能等死了。而我一个人又对付不了他,他实力太强了,所以我只能让冲星子道长配合我一下。”
“好!”冲星子也没有犹豫。
他的眼里有着怒火在熊熊燃烧。
一直以来,他也以为自己的师父死了,结果却没想到居然是被裂魂魔山蛛的虫卵给寄生了,这让他感到相当的愤怒。
“我对付那位枪神。”苏安然自忖实力应该是全场最强,那么最难啃的那块骨头自然应该是交给自己了,“白夜,那只山鬼交给你了。”
宋白夜倒是无所谓,反正在场的人不管是哪一个,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如果是对付山鬼的话,那倒是勉强算得上是“克制”。
毕竟山鬼这体型,一看就刚得不了。
而他的本体乃是诡事,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可以算是“柔”的类型。
以柔克刚,这不是常识嘛。
剩下的,就是两个坐在山峦蛛上的女人了。
一个雍容华贵。
第一贅婿 小說
一个漠然无情。
“你挑一个吧。”苏安然也不知道这两人的底细,于是只好对剑阵子说道。
“那我就挑这个吧。”剑阵子在两个女人的身上打量了一圈,然后最终指着那名如谪仙般清冷的年轻女子说道。
“你不是她的对手。”但未等苏安然开口,小屠夫就已经抢先开口了,“她有很多那种蛛丝,你被缠到的话就死翘翘了。”
“斩道丝?”苏安然心中一惊,没想到那些斩道丝居然是这个女人布置的。
剑阵子脸色难看。
“你对付另一个吧。”苏安然拍了拍剑阵子的肩,然后对小屠夫说道:“你确定你能行?”
“她伤不了我。”小屠夫点了点头,“但我不确定我能不能杀了她,那些蛛丝很麻烦的,很影响我的行动。”
“我和白夜谁先解决了自己的对手,我们就过去帮你。”苏安然开口说道。
对于剑阵子和冲星子这两人,苏安然是不抱任何期望了,这两个人只要不死就算胜利了。
医妃有毒
“商量完了吗?”赵豪瓮声瓮气的问道,“如果没有的话,你们还可以继续。”
苏安然知道,对方没有急着动手,本来就是有心将自己等人拖在这里,所以他们当然不会急。或者说,对方巴不得他们在这里浪费的时间越多越好。
“很可惜。”苏安然望着赵豪,“你一会绝对会后悔没有趁现在对我们发动进攻的。”
赵豪耸了耸肩,一脸的不置可否。